宁愿自慰都不操我?像个泡芙被射的满身白浆(1 / 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女孩儿媚笑着靠近他,脸上的清纯荡然无存。
  半裸男人吓了一跳,快速抓起丢在脚边的衬衫套在身上。
  湿漉漉的碎发盖在额前,刚才咬在嘴里的衬衫勾勒出肩宽腰细的完美身形。
  没来得及扣好胸前两粒扣子,露出一小片满是汗珠的锁骨。
  他手撑着桌子,透过面前的镜子面无表情看着她。
  “刚才我都看见了,哥很难受吧。”
  使劲吸了吸鼻子,房间里有股浓浓的精液味,苏清瑶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。
  “去睡觉。”
  男人眼神冷冷的,想要装作无事发生。
  刚才那只疯狂撸动大肉棒的手背脉络青筋凸起,指腹处还有一小坨没擦净的奶白色脓精。
  虽然人都是有欲望的,但她从没想过还能看到禁欲系大哥把自己肉棒撸到飞起破皮。
  “你想干什么。”
  看她无动于衷,男人转过头来,声音暗哑。
  刚爽过的人此刻极力维持着自己的禁欲形象。
  然而皱皱巴巴的西装裤也掩盖不了那一大根带着弧度的大粗鸡巴。
  想象这根弯钩大鸡巴在自己小穴里疯狂抽插出白浆的感觉,苏清瑶红着脸发起了骚,撒着娇将大哥一把推倒。
  “我说过了呀,让我来帮大哥。”
  她用小唇轻轻含起那根还沾着脓精的手指,灵巧的小舌在嘴里细细吮吸缠绕,像吃鸡巴一样吸的啵啵作响。
  清理干净手指后,她俯身弯腰虔诚地跪了下来。
  婀娜腰肢扭动,长发滑落肩头,媚若无骨的手试探地往他下体滑去。
  苏清瑶好像变了一个人,变成了一只骚浪贱只求挨操的母狗,嘴里不住地低低淫叫着。
  面对莫名其妙发情的妹妹,周朝先觉得自己被调戏了。
  他脑海里浮现出给小傻子洗澡的时候,那全身的咬痕和指印。
  男人重重地喘着粗气:“出去,别再让我说第二遍。”
  狂热男性荷尔蒙的狂热鼻息萦绕在她唇边烘烤,苏清瑶闭上了眼睛幻想着他拽住自己两条胳膊疯狂抽插的样子。
  无暇顾及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他只想让人赶紧滚。
  呼吸是热的,心却是冷的。
  周朝先一把抓住女孩儿手腕甩到一旁。
  苏清瑶瞪大了眼睛跌坐在地上,紧皱的眉头让她有些难以置信。
  “你宁愿自己憋着,也不愿意让我帮你?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