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寻常调查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一时寂然,只身后的帘帷被人突然拉开。
  贸然暴露在有些古怪的氛围下,南珠不明所以,只对着从那沉寂中脱出神色如常的乘务长,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。”
  “哦!”忽然,那位方才连接WiFi的空乘像是发现了什么,压着双眉看向乘务长,惊恐地道:“我想起来,这个视频突然消失,会不会是因为飞机起飞飞行模式的缘故,也就是说,那个人会不会也在飞机上?”
  “可是视频已经上传了,不存在开启飞行模式就显示删除的。”她身边的空乘道。
  情况有些僵硬,程乐儿闪烁了几下眼睛,只突然略高声音地提出另种怀疑,“要是视频正在上传的话!”
  焦躁地气氛突然凝聚起来,所有的压力随着旋转集中于乘务长上,她凝目忖度,只在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微微侧身,看到稳步从最前端驾驶舱走来的白衣观察员,她转回头,道:“既然有了怀疑对象,考虑到乘客的安全还是要试一试。”
  “什么?”来到跟前,身肩宽大的观察员不明就里地看着大家问道。
  侧头看着隔壁座播放提前下载的电视剧,听着窗外雨声随着飞机轰鸣发出的细碎白噪音,在工作日几乎平静的飞机内,掠过削薄的肩膀,从前面空着的两个座位间,两个穿着制服的空乘从走道前走来,停在一位乘客前。
  “你好,请问你是李成伊吗?”
  “没错。”
  “不好意思,因为飞机安全的缘故,我们可能需要检查一下您的行李,希望您能配合。”
  调制昏暗的光线,一些话语不经意地掉入耳膜,眨了下盯着极小手机屏幕看的疲惫眼睛,陈鸣惜转头,从空乘身后衣角侧过的靠着座位看向走道上正在交谈的三人。
  “为什么。”
  坐在座位,昂头面对面前笑容礼貌的乘务长,李成伊侧目看着座位的乘客,笑着抬起眼睛,像是感到堂皇地平静道:“飞机上这么多乘客,为什么只单独打开我的行李?”
  “如果您建议的话,我们可以单独查看,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的工作。”挂着抱歉的笑容,乘务长语气柔和,想要商量地低声道。
  “不行。”脸上挂着皮肉牵动地笑,沉寂的双目看着面前莫名围上来的两人,不待任何商量的,李成伊挂断拒绝,“虽然我也想配合你们的工作,但是你们这样让我很奇怪。”
  知道这个问题有些冒昧,乘务长保持着笑,还想继续沟通地尝试性解释着。
  歪着脑袋,陈鸣惜靠着左侧的扶手,望着过道上似乎起了争执的三人。
  四周起了骚动,有人拿起手机拍摄起这一幕。被吸引的,靠窗的乘客也摘下一个耳机,好奇地朝前边望去。
  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,陈鸣惜观摩的,歪着身子看着这一幕,只目光稍微抬高地向更远处瞥去,在最前端的帘帷悄悄掀起的一角,两个见过的姐弟面孔从帘帷后露出的,关注着这边发生地冲突。
  突然,那帘帷被掀起,一个身形高大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直直地走了过来。
  于李成伊与乘务长看过去的目光,他目的明确地停在两人前,只在有些轻微颠簸地灰暗机舱内,扭头看向李成伊,道:“现在是在飞机上,还请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行李箱。”
  “为什么?”李成伊仍旧笑着,在飞机外暴雨中昏暗的光线下,随着周遭停下手中动作投射来的目光下,压着平静语气难以掩盖地强硬态度,他笑着,问:“你是警察吗?”
  “我是飞机观察员的吴则绪。为了飞机安全期间,李成伊先生,您有义务配合我们的调查。”
  极低的声音压着没法拒绝的语气,高大的身躯带着一种压迫的让人没发忽视。
  “调查?”可听到他的回答,李成伊全然没有被压迫的感觉。
  他平静到极点,如一团死水的目光直直地凝视着他,一声轻笑只随着肩膀颤动从口中发出的,在无数道目光下,他收敛起全部笑意,仿佛只是从洗手间出来般平常的,抬手整理了下外套的靠回了座椅。
  “提醒一下,如果不想被投诉的话,你们还是不要来打扰我,吴则绪先生。”他微微转头,一字一句,平静到轻蔑,道。
  “你在说什么!”
  可这嚣张话语传到耳中像是点燃爆竹的火星,一下子,低沉地怒声骤然响起,那穿着白制服的男人猛地朝前抓住了座位上的李成伊衣领,在一阵骚动激起地呼声跟身旁乘务长“快放手”的话语中强硬将人抓起,一连串极快发生的碰撞,将一切沉寂打破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